這個黃金周結婚的不少。3日,省城濟南許多酒店門前搭起大紅的拱門,有的還是兩家。“85後”、“90後”進入結婚高峰期,朋友、同學除了隨著高興,還得備好紅包。喜帖一扎堆,難免感慨“傷不起”。
  本報記者 馬云云
  連續四天,天天喝喜酒
  濟南市民焦女士10月1日參加了表妹的婚禮。為了能在這個黃金周舉行婚禮,表妹提前半年就預定了酒店。1日當天,焦女士看到,當地許多酒店都是兩家同時舉辦婚禮。
  “路上走幾步就能看到婚車車隊,我們的車怕走丟了,都是貼著前面的車,死盯著車號。”焦女士說。
  3日一早,“90後”小丁就忙活起來。這天是她表姐大婚的日子,她的主要工作是當司機。
  實際上,從9月30日起,小丁就開始參加各種親朋的喜宴,一天都沒落下。9月30日是同學的婚宴,10月1日是好友的婚禮,2日有兩場,一場是同事結婚,一場是同事喬遷,無奈,她只能選擇一家,另一家讓同事捎去份子錢。
  節前,當她接二連三收到邀請時,小丁的第一反應是:“我怎麼比新娘還忙!”
  跑仨喜宴,一月工資沒了
  參加喜宴自然不能不出份子錢,三天下來,小丁出了2200元:自己表姐出了1000元,好點的朋友出了800元,其他有的200元、有的100元。
  這個花銷對在縣城工作的小丁來說不是小數目,她只能感慨:“真是壓力山大啊!”
  這個國慶黃金周,市民小沈也為同學的喜宴忙個不停,為這,他特地從濟南趕回山西老家。小沈有兩個同學結婚,他為每個同學準備了1000元的紅包。其中1日結婚的他沒有趕上,讓其他同學幫忙捎了去。
  紅包隨少了拉不下臉
  小沈出生於1989年,在出份子錢這件事情上,他明顯感覺到這代人和父輩的不同。現在鄰裡鄉親之間往來,份子錢還是在50元到一二百元之間,但到了他們這一代就明顯增加。這次參加婚禮,同學們大多出500元,好一些的出1000元,“鐵哥們兒”則有人出2000元。
  對這樣的變化,小沈認為,份子錢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是表達情意的載體,同學們平時都很忙,見面機會比較少,到了結婚的大事上,好朋友還是要比別人表達得多一些,份子錢就是體現自己心意的一種方式,“感情好自然要比別人多隨一些”。
  他不否認,這與面子有點關係,關係普通的,就要看別人出多少,自己不算太少就是了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紅包動輒上千,談感情真傷錢)
創作者介紹

窗飾

th73thhrx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